.:.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欣赏妻子与人通奸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欣赏妻子与人通奸
苦海一叶舟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精華: 0
發帖: 361
威望: 44 點
金錢: 34 USD
貢獻值: 0 點
註冊時間:2016-12-20


欣赏妻子与人通奸



妻子与我一向感情甚好,我们之间几乎无话不说,我们一边疯狂^做**,一边讨论性给我们带来的快乐、性给我们带来的美好。
  有一次妻子与我谈起了一个男人是不是一辈子应该只与一个女人^做**,一个女人一辈子是不是只与一个男人^做**时,我们一致认为爱是无私的,爱与性是分
离的,只要有爱,无所谓一个男人只与妻子^做**,一个妻子只与丈夫^做**,只要我们是深爱着的就足够了,何必唯一呢!
  再说,性的快乐和爱的快乐本来也是两种不同的快乐,完全没有必要强求一至的:爱是唯一的,性是无限的。直到我跟妻子说,我想她有个情人,有一个性
能力非凡强的、能让她欲仙欲死的情人,能把她在床上搞得呼天喊地、快乐无比的情人。
  妻子当时只是噘着小嘴说:「你肯吗?只怕你吃醋呢!」我说:「你应该相信我的胸怀,我是一个大男人,决不会把一个女人死死地抱在怀里。我所爱的人
的快乐也是我的快乐,我希望你有一个情人,能把你搞得快乐无比,那样我也会无比快乐的。」
  老实说,我妻子是个大美人,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身材苗条、体格风骚,与我结婚前就有许多男人追求她,但最后还是在一个漆黑之夜让我弄到了手。
  果然三天后的周末,妻子回来告诉我,一个客户要请她吃饭,她跟我说,凭一个女人的直觉,知道那个人对她有性的要求,假如去了的话会有^做**的可能。
  我真接问她是否讨厌那个人,她回答说:「他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妻子去了美国,他由于保养得好,看上去是一个性能力很强的人。」妻子又说,
自己并不讨厌他,只是觉得和他^做**怕对不起深爱着她的我。
  我听后觉得那个男人一定是个不错的人,是个在床上会讨女人喜欢的人,我于是再一次地对妻子说出了我的观点:爱和性是两个概念,一个人只可以有一个
爱着的人,但是可以有许多性伙伴,因为他们可以给她不同的快乐,他们代替不了爱,但对爱是一种升华。
  我鼓励妻子去应邀赴约,妻子在寻思再三后与我约定,假如她到了那人家里后打电话给我说:「今夜我要加班。」那么一切就开始了。
  妻走后我一个人留在家里,沏了一壶茶静静地品着,想着妻子和那个人的交往。七点钟,两人也许在用餐;八点钟,两人也许在跳舞;九点钟,两人也许在
赴车去那个男人的家里;十点钟……
  忽然电话铃响了,我赶忙去接电话,「喂!」电话那边响起了妻子淫颤颤的声音:「老公吗?我今晚加班,不回家了。」我一听,心里一阵兴奋,连忙鼓励
妻子:「好好干呀,别让老板失望。」就放下了电话。
  此时我一边品着香茶一边浮想翩翩,听妻子刚才那副淫颤颤的声音,那人一定是已经抚弄过她的下体了,每回我和妻子^做**时,或是当我为她口交时,她才
会用这样淫荡的声音说:「老公,人家好痒呀!深点好吗?」
  此时的我看了看表,离刚才已经过了十分钟了,可能妻子现在已经被那个男人舔到了小高潮,淫水正顺着她的屁股沟流下来……
  我细细地品着茶,此时妻子也许已经被那个男人插入了,也许此时那个男人正抱着妻子雪白的屁股在奋力抽送,也许妻子的屁股正在下下迎合着,嘴里不断
呻吟:「啊……啊……痒死了……你好棒呀……啊……啊……爽死了……人家还要嘛……」我一边想一边兴奋着,鸡巴不由得硬了起来。
  第二天将近中午,妻子兴高采烈地回来了,睡眼惺忪的,一看便是刚起床的样子。我问她:「怎么样?舒适吗?」妻子愉快地说:「好极了,满足得超乎想
像!」我一把抱起经过别的男人一夜精液洗礼的妻子,催促着她:「快,好好说说。」
  妻子说,那男人一开始还有些胆怯,只是一个劲地吻她,让她透不过气来,后来那男人才渐渐敢把手伸到她的怀里摸奶子,以及探到她的下体里。可是当那
个男人伸手到她阴户上摸了一下后,立即就加快了进攻的速度,因为妻子的内裤早已经湿透了。
  妻子开始具体讲述整个过程:「那个男人一看便知是寻花问柳的老手,他一见我的内裤湿透了,便露出如狼似虎的面目,不再做多余的爱抚了,而是直接一
下子就剥光了我的衣裤,用手分开我的阴唇,伸出长长的舌头来舔我的淫水。」
  我紧紧抱着妻子,用手抚弄着她的淫穴听她娓娓说下去:「他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淫水,一边用胡子轻轻刷着我的阴唇,我当时兴奋极了,不由得『啊……
啊……』地呻吟起来。而这呻吟声又鼓励了他,再次卷起长长的舌头如同一个试管般向我的阴道深处插去,似乎是在探访我的花心似的……」
  听到这里,我那早已勃硬了一整夜的大鸡巴哪里再受得了,马上将妻子按到床上,大鸡巴对准淫穴,只听「滋」的一声便长驱直入,一下到底,随即拼命地
狂抽猛插起来……妻子让那个男人肏了一夜、灌满了他精液的骚屄似乎更滑、更紧了,我甚至嗅到从妻子阴道里流出来的淫水中,似乎还夹杂着男人精液那种特
有的腥臊气味。
  我一边狂肏着一边问妻子:「那个男人的鸡巴大吗?长吗?肏得你爽吗?」妻子答道:「嗯,太好了……太美妙了……」我更加兴奋了,抱起妻子雪白的屁
股,蘸着那个男人的精液在妻子的屄里不断狂肏着……
  我一连肏了妻子三次,把我那浓浓的精液灌满了妻子的阴道。事后妻子一边吻着我,一边抚弄我的鸡巴说,这是她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一天,这一天她做了七
次爱,次次出色。我也说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一天,因为我的妻子今天最幸福,我今天也最快乐,连泄了三次,每一次都是那样疯狂和愉快。
  事后我对妻子说:「你们那样出色绝伦的性交表演,没有观众看实在是太可惜了,可不可以把那个男人邀请到家里与他^做**由我来欣赏?这样也许更刺激、
更快乐。」妻子满口答应了我的请求。
  老实说,我并没有偷窥癖,而是想从妻子的快乐里得到快乐、欣赏着我妻子的快乐。一对好夫妻就应该这样,快乐着共同的快乐、享受着共同的拥有。
  三日后我妻子假藉我出差为名打电话约那个男人来家里,电话里听得出那个男人是一个很小心的人,怕被捉黄脚鸡,但由于色胆包天,终于也答应赴约了。
  晚上十时许,那个男人准时赴约了。我一个人躲在靠近床边的一个窗口外偷看,只见那个男人身材高大,想来胯间的工具一定不小,妻子一定会被他肏得舒
服到花枝乱颤。想到此,我不由得一阵狂喜。
  只见那人给了我妻子一个长长的吻,然后问她:「想我了吗?」我妻子故作娇嗔地说:「想死人家了嘛!怎么这么晚才来呀?」那人说:「太早了怕别人见
到不好。」说罢便动手扒我妻子的衣裤。
  我妻子只穿了一件睡衣,里面没有内裤,被那人一掀起睡衣便露出了黑乎乎的芳草地和雪白的奶子。那人迅速把我妻子抱起放在床上,脱掉她身上唯一的睡
衣,自己也三两下除去了衣裤。
  哇!好大的家伙呀!怪不得让我妻子如痴如醉,沉迷在性爱的欢乐中。原来那人胸毛、腿毛都很丰富,配上运动型的肌肉,望上去十分有男人味;两腿间的
鸡巴更是大得吓人,虽然还未完全勃起,但已经又粗又长,如同一条小孩的手臂一样。
  只见那个男人不慌不忙地把我妻子的玉体横陈在床上,一边用手捏弄着她的奶子,一边用舌头在乳头上缠绕着。他两条腿的动作可谓相当丰富,先用他那有
力的双脚把我妻子一双玉腿分开,然后用一只腿垫在屁股沟下,另一只腿则在我妻子黑黑的阴毛上用力摩擦。
  从我这里望过去,那黑黑的腿毛就似乎一把刷子般在我妻子的阴毛上刷着、刷着,而屁股下面的那条腿也在缓动着,看得出来那浓密的腿毛也在刷着我妻子
的屁股沟。刷着刷着,那条粗壮有力、坚挺无比的大鸡巴开始变得更粗更长,在我妻子的胸前晃来晃去,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
  忽然我妻子「啊……」的叫了一声,可能是那两条多毛的腿刷到了我妻子的阴唇上或是刷痒了她的屁眼。我见这个勇猛的男人还没用第三条腿就让我妻子快
乐地呻吟了,真是有说不上的敬佩。同时心里也有一种无比的畅快,妻子果然是慧眼识英才呀!
  只见那男人这时已经改变了姿势,可能是刚才受到我妻子的呻吟声鼓励吧,只见他用手拨开我妻子的大阴唇,啊!我妻子的淫水早已多到顺着会阴流向屁股
沟了。那野男人埋头在我妻子两腿中心,将我妻子流出来的淫水一饮而尽,然后又用力地扒开我妻子的阴唇。
  啊!看到了!看到了!我看到妻子粉红色的小阴唇让那人给弄出来了,只见那个男人先用长长的舌头在我妻子的大阴唇内、小阴唇上舔弄了几圈,然后猛然
深入阴道猛吸猛舔起来。
  「啊啊……啊啊……痒死了……人家要嘛……人家要你的大鸡巴嘛……」我妻子此时已被舔得淫心大动,不由得喊起来了。而那个男人并不在意我妻子的请
求,还是一味恣意地挑逗着,一看就知是一个惯于玩弄女人的高手。我真为妻子感到幸福,因为她碰到了一个性爱高手,此后一定会无比性福的。
  再看时,那个男人的舌头已由我妻子的阴道口经会阴滑向了她粉红色的屁眼上了,只见他的舌头在我妻子的菊花蕾上灵巧地游离着、品尝着、玩味着。而此时那男人的大屁股也向下一沉,将我妻子漂亮的面庞埋没在他满是一堆茸毛的胯下。
  啊!我仔细看时,妻子竟然是抱着那人多毛的大屁股,杏眼紧闭,樱桃小嘴紧紧地含着那人无比硕大的鸡巴,一条如簧的巧舌想必在龟头上舔呀舔的,从那
人屁眼的一收一缩,可以猜出我妻子正卖力地玩味着他的大鸡巴。
  而此时那人也卷起了长长的舌头,如同一支圆圆尖尖的肉柱直取我妻子的菊花心,深入又深入,「啊啊……啊啊……」我妻子也许感到太刺激了,不由得把
那人的鸡巴从口中吐出,愉快地呻吟起来。
  「啊啊……痒死我了……我要大鸡巴……」我妻子淫荡地叫着。叫声还没结束,再看时我妻子的舌尖也由那男人的龟头出发,舔过长长的鸡巴,然后含住那
人的阴囊玩味片刻,又再由阴囊经由会阴直取那人的屁眼。「啊……啊……」又是两声长长的呻吟,那个男人也开始在我妻子愉快的刺激下发出了快活无比的爱
的呓语。
  只见我妻子在那人多毛的屁股中准准地找到了他的屁眼,稳稳地用一条秀舌在舔着,似乎婴儿在舔着蜜罐一样。「啊……啊……」那人又连续发出两声爱的
呻吟,我真为妻子稳、准、狠的下手叫好。
  再看时,那男人已经结束了69式,改为将我妻子的双腿扛于肩上成一大M字形,我妻子阴户大开,里面所有的精细结构都尽入他眼帘。那男人并不吱声,
只将他那根巨大无比、像铁棍一样粗硬的鸡巴对准我妻子的屄口,只听「噗嗤」一响,大鸡巴应声尽根而没。由于鸡巴太粗太长,想必把那男人的阴毛和我妻子
的屄毛也带进了许多进阴道里。
  耳中传来我妻子「啊啊……好舒适呀……啊啊……痒呀……用力肏呀……我的大鸡巴哥哥……你用力肏呀……」的淫叫声,就见那男人把大鸡巴肏进我妻子
的屄后立即开始奋力抽插,并无半点怜香惜玉之情。
  也许因为我妻子发情许久了,又也许那个男人已经了解到我妻子此时成了一个骚浪无比的淫妇,不狂肏其小屄是不足以让她达到舒爽与满足的。这男人真是
一个了不起的枭雄,因为他知道若不奋力狂肏,是不能让一个女人为她付出一切的。
  大鸡巴在我妻子的屄里狂抽猛送着,「噗嗤、噗嗤……」那个男人抽动着巨大的鸡巴在我妻子的小屄里出力狂肏,多毛在大屁股也随着鸡巴的一上一下在抖
动着,为那支巨棒肏入我妻子的屄里时增加一份重力和加速度。
  他疯狂地抽插着,多毛的阴囊在两人的屁眼间每一次都被压得扁扁的,那些长长的黑毛在刷着我妻子的屁眼和会阴,「啊……啊……啊……爽死我了……你
的鸡巴太大了……是个宝贝……你肏呀……把我肏死吧……快肏……用力肏……把妹妹肏死吧……舒适……舒适……我从来没有这么舒适过……不肏不知道,一
肏真奇妙……肏呀!亲爱的,用力肏我的屄……」妻子被肏得像疯子一样胡言乱语着。
  那人一听,更加重了抽插的力道,将他那支粗壮无比的鸡巴全部抽出然后尽根肏入,以最大行程在我妻子的屄里穿梭着。那人的双手也并未闲下来,而是两
手抓住我妻子的双脚,用力压向她胸前,直压到了一双肥奶上,我妻子的屁股从床上抬起得更高了,鲜红的屁眼已经被许多从屄里流下来的淫水沉没。
  那人的两只手这时在我妻子的脚心上往返游离,看上去就彷似在搔痒一样,「啊……啊……」我妻子骚浪四起,屄里流出更多的淫水打湿了床单,也打湿了
那人的阴囊和阴毛。蘸上淫水的阴毛亮晶晶的甚是好看,但依然伴随着粗壮的鸡巴在奋力地抽插着……抽插着……
  忽然见我妻子浑身一抖,屁眼、小屄和会阴发出一阵阵收缩,大股大股淫水顺着那人狂肏着的鸡巴汩汩流了下来,伴着大鸡巴的抽插和阴囊的拍打更是「啪
啪」作响。我妻子高潮了,快感滚滚而来,袭遍了她的全身,「啊……啊……」我妻子在快乐地呻吟着:「舒适……舒适……」
  那个男人并不在意,依然在狂肏着,巨大的鸡巴复又把我妻子从极乐世界中拉了回来,继续享爱肏屄的乐趣。「啊……啊……你肏死我了……啊……啊……
爽死了……你的鸡巴太美妙了……」我妻子一边呻吟着,一边向上耸动着雪白的屁股,迎合那男人大鸡巴的奋力肏入。
  灯光下,一对野情人在尽情地性交着,男人的屁股上下摆动,带动着鸡巴肏得我妻子也随着一晃一晃的很是好看,一对丰乳随着抽插的节奏一摇一摇,屁股也一掀一掀的……我尽情地欣赏着这淫歌浪舞、臀波乳浪,真是别有一番甜蜜在心头啊!
  忽然那人停止了抽送,而是将巨大的龟头顶住了我妻子的大阴唇。灯光下饱蘸了淫水的巨大鸡巴显得更粗更大了,熠熠生辉,一副雄霸天下、唯我独尊、凛
然不可侵犯的样子。
  而我妻子则在淫荡地喊着:「快!快!快肏我的屄……我受不了了……痒死我了……快肏呀!我求求你呀……大鸡巴,快肏我的屄呀……那里好痒呀……」
  那人此时才开了口,一边用双手玩弄着我妻子的一对肥奶,一边问她:「你是什么?」
  只听我妻子说:「我是淫妇,我是骚屄,我是浪货,我是贱母狗,我要让你把我的小屄肏烂……我要你把我肏死……」
  又听那人问:「我的大鸡巴是什么?」
  我妻子说:「是宝贝,是我爹爹,是我爷爷,是我们家的小祖宗。我要……我要……我要大鸡巴肏死我……我要大鸡巴肏烂我的屄……」
  那人又问:「我为什么肏你?」
  只听我妻子叫着:「因为我想大鸡巴,因为我想让你的大鸡巴来肏我的屄,我的屄好痒好痒,只有你的大鸡巴才能肏舒适呀……我要……我要你来肏我呀!
快肏呀!我受不了了,快用力肏烂我的小屄……」
  那男人又问我妻子:「我是什么?」
  只听我妻子狂叫道:「你是老虎,你是雄狮,你是公狗,你是种马……快!快!快肏我呀!我一切全是你的,你用力肏呀!肏呀!我求求你了……快肏我的
屄呀……」
  那男人一听也不再说什么,只见屁股一晃、粗壮的鸡巴一挺,只听又是一声「噗嗤」,粗大的鸡巴再也看不到了——全部肏进我妻子的屄里了。「嗯……」我妻子终于舒适地长长哼了一声。
  只见那个男人此回可是势如破竹,大鸡巴进进出出、抽抽插插……一阵狂干猛肏,快如疾风闪电,猛如惊雷霹雳,肏得我妻子乱扭乱筛、淫水四溅。男人加
速了!我心里一阵狂喜,这回妻子可舒适了,但不知妻子能顶多久?会不会很快就舒适死了?
  再看那个男人这时又再加速了,粗壮的鸡巴带着巨大的龟头疯狂地抽动着,如同内燃机的连杆带着活塞启动后疯狂地加速一样,我妻子的小屄如同缸体一样
地被加温加压。
  终于柴油机被点燃了,我妻子的屁眼和小屄又是一阵疯狂地收缩再收缩——她又再高潮了,「啊……啊……」我妻了发自内心深处的舒爽大叫了起来:「天
啊……太舒适了……」
  大鸡巴继续抽插着,把我妻子从快乐的滚滚波涛中拉回了岸上,从欲仙欲死的飘渺境界复又拉回到现实,继续肏着……肏着…… 
 这一阵高潮过后,只见那个男人又换了新招式,他让我妻子侧卧着,将她的一条腿扛在肩膀上,双手则不停地抚弄着我妻子的一对肥奶,大鸡巴仍然在继续
肏着……肏着……抽插……抽插……抽抽插插……一切都进行得这么完美、这么自然,以至在转换招式时也丝毫没有减低抽插的频率。
  我妻子依然在淫叫着:「啊……啊……肏爽我了……你的大鸡巴真粗……真长……啊……啊……肏得我爽死了……啊……啊……」那个男人并不言语,依旧
在努力地耕耘着。
  只见他边肏边加多了许多补充动作:一只手抓住我妻子的肥奶,两条腿夹住我妻子的一只脚送入嘴边,他则伸出长长的舌头在舔我妻子的脚板心,一圈、两
圈……左三圈、右三圈……「啊……啊……」我妻子更疯狂了:「啊……啊……我的公狗……你舔死我了……啊……啊……我的公狗……我让你肏得爽死了……
啊……啊……」
  那男人的舌头并不老实,不断地在我妻子的脚心上游离……游离……忽然,那肉乎乎的舌头移师到我妻子的脚趾缝了,「啊……啊……啊……」我妻子狂叫
了起来:「啊……啊……我的大鸡巴呀……啊……啊……舔死我了……我泡到蜜糖里了……呀呀……啊啊……爽死了……啊啊……」可是那个男人仍不答话,依
然继续地肏呀、肏呀……
  忽然,那个男人的另一只手用上了,只见他将手指游离到我妻子的屁眼上,蘸了蘸我妻子的淫液,然后在屁眼四周转了转,「滋」的一下将整根手指全部插
入我妻子的屁眼里。
  「啊……啊……」我妻子大声地淫叫着:「啊……啊……我的雄狮,你有几根鸡巴呀?肏死我了……我的屄好舒适……屁眼也好舒适呀……」
  那男人的手指配合着大鸡巴的节奏来抽插:刚从屁眼里抽出手指,大鸡巴便「滋」的一声肏进了小屄里;当大鸡巴刚从小屄里抽出来,手指便「滋」的一下
插入到屁眼里……
  那个男人插着插着又变换了方式,来了个同进同出:同时将整根鸡巴和整根手指肏入小屄和屁眼里,然后又分别把手指和大鸡巴从我妻子的屁眼和小屄里抽
出来。
  「啊……啊……肏翻我了……啊……啊……我的小屄和屁眼都爽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妻子一连哼出几声狂浪的呻吟后,又到高潮了,屁眼和小
屄再次发出一阵阵的收缩,脸上和乳房也泛起了一圈圈的红晕。呵呵!我妻子真个是被那男人给肏得花枝乱颤、欲仙欲死。
  「啊……啊……」妻子在奋力地耸动着雪白的屁股,以迎合那个男人强而有力的抽插。那个男人忽的腾出双手,抱住我妻子的大屁股轻轻拍打了两下,而我
妻子也像心领神会一样双腿跪在床上,把雪白的大屁股从床上翻转过来,随即翘起得老高。两人配合得如同一对性爱老伙伴般的天衣无缝、美妙绝伦。
  只见那个男人一边翻转我妻子雪白浑圆的屁股,一边用大鸡巴在屄里不停地抽插着、抽插着……两人配合得如此默契、如此和谐,以至于我这个丈夫也暗暗
叫好,敬佩之心油然而起。我也暗下决心,等这个男人走了之后,我也要好好地把我妻子肏一肏,让她好好的舒适舒适……
  寻思间,那个男人仍在不停地肏着我妻子的小屄,只见他双手划过我妻子的前胸,把一对丰乳尽托于毛茸茸的大手上,用力地把玩着、挤弄着,「啊……舒
服……」我妻子配合着那个男人的鸡巴抽动频率,愉快地将雪白的屁股向后不断耸动着、耸动着……
  那个男人毫无疲态,大鸡巴还在有力地抽动着:「噗嗤、噗嗤……」我妻子骚浪得扭腰摆臀、秀发狂甩,显出一副无比淫荡的颠狂样子。
  我妻子此时已被那男人肏弄成一个十足的淫娃了,只听她淫荡地叫着:「公狗,用力些!我的花心好痒呀……你的龟头正在撞击我的宫门呀……啊啊……用
力呀!公狗……我要……我要……你的大鸡巴用力肏呀……」
  此时那个男人又变换了手法,只见他左手挽住我妻子的长发,右手有力地抓住我妻子的髋骨用力下压,我妻子雪白的屁股翘得更高了,粉红的阴户被那男人
粗壮的鸡巴肏得一开一合。那男人每次抽出大鸡巴时,都把小阴唇连带阴道内壁红红的嫩肉带了出来,紧紧地包裹着那根粗壮有力的鸡巴;那个男人每次强而有
力地肏入时,又将这些嫩肉和大阴唇复送进了我妻子的阴户内,那黑乌乌的阴毛有力地刷刺着我妻子的屁眼和阴蒂……
  「啊……啊……」我妻子仍在淫荡地叫着,那人忽地用手拍打我妻子雪白的屁股,「啪!啪!啪!……」我妻子雪白的屁股在愉快的刺激下飞快地耸动,嘴
里淫荡地叫着:「我是一匹草原上奔驰的小骚马……你是一个英勇的牛仔……是你把钢枪一样的鸡巴刺入我的小屄里……是你征服了我……肏呀!我的牛仔,我
是你的……肏呀!你用大鸡巴征服了我……我舒适死了……啊啊……」
  那人并不答话,仍在用力拍打着我妻子高高昂起的屁股。我妻子飞快耸动的屁股耸动得更快了,高昂着的雪白的屁股抬得更加高昂了:「啊……啊……我是
母马……啊……啊……种马来肏我呀……啊啊……啊啊……种马用力肏呀……啊啊……啊啊……用力呀……公狗……你的狗鸡巴撞开我的宫门了……啊啊……我
的宫门让你给肏开了……啊啊……狗鸡巴顶到我的花心了……啊啊……啊啊……你的狗鸡巴吻到我的花心了……啊啊……啊啊……啊啊……」
  此时那个男人仍在奋力地狂抽猛插,默默地狠肏着……一连几十下大进大出的全程抽送,俨然一匹种马在尽职地交配着、狂肏着……
  忽地我妻子的屁眼和小屄又阵阵地收缩起来了,一股股的阴精喷涌而出,将那男人的鸡巴泡得舒爽无比,「啊……啊……」那个男人又狂肏了几下,然后将
粗壮硬朗的鸡巴深深地顶入我妻子的小屄里,白混合物从我妻子的小屄和那男人的大鸡巴交接处汩汩地流了出来,很快就沉没
了两副性器官的界线,湿透了两人的阴毛,再顺着大腿流下来……
  两人泄精后无力地倒下了,但大鸡巴还深深插在我妻子的屄里,我妻子的屄也紧紧夹着他的鸡巴,那个男人的手还在背后伸过来抓弄我妻子的肥奶……一场
性交大战之后,两人都气喘吁吁地倒下了。
  那一夜,如此激烈壮观的性交大战一共进行了三次,第二天当我妻子还在床上握着那个男人的鸡巴昏睡时,那个男人醒来了,他抽出了鸡巴、穿上衣服,吻
了吻我妻子,提着皮箱走了。
  我无限幸福地来到床上,代替那个男人把鸡巴放到妻子的手中,搂着她睡着了。因为我也累了,昨夜看了一夜的A片,不,是现场表演的活春宫,心内无限
冲动与欣喜,因为主角是我的妻子。
TOP Posted:2017-02-25 23:20 | 回樓主
osword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精華: 0
發帖: 404
威望: 41 點
金錢: 28443 USD
貢獻值: 3 點
註冊時間:2014-03-31


1024
TOP Posted:2017-02-26 00:23 | 回1樓
城市


級別: 風雲使者 ( 13 )
精華: 0
發帖: 46073
威望: 6314 點
金錢: 488 USD
貢獻值: 13852 點
註冊時間:2015-09-18


太随意了吧
TOP Posted:2017-02-26 01:20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